临沂刑事律师许仙凤律师专注于刑事领域案件,提供取保候审,刑事犯罪辩护/罪名减轻/无罪辩护等服务,精通刑事辩护的规则和技巧.临沂刑事律师咨询热线:18266745836
取保候审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律法网 > 许仙凤律师 > 取保候审 >嫌犯假冒市领导批示诈骗120万元

嫌犯假冒市领导批示诈骗120万元

  来源:临沂刑事律师  时间:2017-06-23 17:30:48

“小龙彪”吴志刚被抓了!这个消息在2005年4月的湘潭街头迅速传开。
  同时被抓的还有他的父亲吴锡主。这位常被人尊称“吴老”的七旬老者,退休前在在湘潭板塘铺的某大型企业工作,很多当地人都知道“吴老的关系很多”。这一老一少两个“名人”,从1998年起到2005年4月案发时止,非法获得他人财产230余万元,并在2003年到2004年短短两年多时间里挥霍一空。
  令人吃惊的是,吴锡主与吴志刚父子,居然冒用湘潭市政府某领导的名义,“批示”两人所在公司可以出售出租车牌照,并由此欺骗25名普通群众,诈骗现金120余万元。1月18日,湘潭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首次对媒体披露了该案的侦查情况。
  ◆“小龙彪”被抓时有心理准备
  来到湘潭后,记者在先后换乘的三趟的士车上,随意向的哥们提起“小龙彪”的名字,没想到每个人都能准确地说出吴志刚被抓前后的情况。“小龙彪在湘潭街上很有名,的士司机几乎没有不认识他的。”一位来自邵阳县姓龙的的哥说,“只有少数人知道小龙彪的真名叫吴志刚,他在外面混的名字只有一个,就是小龙彪。小龙彪的人缘很好,不管在哪个地方消费,只要看见小龙彪在那里,你去跟他打个招呼,多大的单他都会抢着帮你买。”
  不过,这种挥洒自如的日子,吴志刚只混到了2005年4月16日。这一天的下午5时许,吴志刚与一帮朋友大摇大摆地来到湘潭市红旗商贸城内白石纪念馆的某包厢,准备就餐。就在吴志刚落座不久,得到准确线报的经侦支队干警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真没想到吴志刚会那样平静地对我们说:‘我晓得你们会来找我,我跟你们走就是’,看样子,吴志刚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湘潭市经侦支队二大队副大队长冯觉,是吴氏父子经济犯罪案件的主要办案人。他说:“吴志刚在湘潭经营关系圈子多年,为了防止抓捕以后出现意外,我们将他实行了异地关押。后来的事实证明,这种做法是非常正确的。”
  ◆没想到老“好人”吴锡主害人
  如果说吴志刚的名气在湘潭街上很“响”,“朋友很多”的话,其父亲吴锡主则显然要逊色得多。不过,在湘潭板塘铺某大型企业及相关企业内,吴锡主的影响力却比吴志刚要大得多。“吴老的关系很多。”一名受害者在提到吴锡主时,依然使用“吴老”这样的尊称。据介绍,出生于1937年的吴锡主是湖南浏阳人,退休以前,他是某企业的一名干部,有很强的组织能力。
  “想起他是多年的领导,平时为人又很好,再加上都这么大年纪了,应该不会害人,因此,我们当时都很相信他!”说起吴锡主的为人,受害人李某至今仍无法相信现实。他怎么也想不通,那么一个有着多年干部工作经历的“好人”,会在退休以后用花言巧语来坑害他们。
  ◆一份非法融资的文件
  到案发时止,以吴锡主为主谋非法吸收的公众存款高达107.7万元,时间长达9年之久,涉及受害人30人。一名受害者在回忆受骗的经历时说:“吴锡主当初找到我,说公司在湘潭经营出租车业务,市场前景非常看好,但由于资金较为紧张,公司董事会做出了一个决定,用10%的年息向外招募资金。当时,很多行业的年收益率还不到8%,我的很多同事和朋友就是听信了吴锡主的花言巧语,将钱送到他们手里的。”
  湘潭市岳塘区人民检察院在向岳塘区人民法院提交的起诉书中,详细记载了吴锡主等人以湘潭市湘宾汽车出租服务有限公司名义(以下简称湘宾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情况。在这份起诉书中,检察院称,早在1998年,吴锡主、吴志刚父子就主持召开了湘宾公司的一个员工会议,号召全体员工参与公司融资行动,理由是公司资金困难,急需补充运作资金。吴锡主父子承诺,所有参与融资的员工都可以获得10%的年息收入。事隔两年,湘宾公司为了推进融资工作,扩大融资战果,出台了一份《湘宾汽车出租服务有限公司融资办企业、举债经营,是推动企业发展成功之路》的文件。据统计,从2000年9月至2005年1月,吴锡主、吴志刚父子共非法吸收公众存款107.7万元。
  ◆“设置”厂长职位诱人就范
  参与非法融资的群众,多数是吴锡主原来工作的某大型企业的退休职工,也有少部分下岗工人,但一个共同的特点是,所有的受害者都或多或少与吴锡主有一定的关系,包括朋友的朋友,或亲戚的亲戚,或其他社交场合建立的关系。
  贺暑元(化名)是某教育局一名年近六旬的干部。1月18日下午3时许,记者在湘潭市公安局大坪见到了这位老教育工作者。说起当年受骗的经历,贺暑元仍然抑制不住愤恨。
  他这样回忆当年受骗的情况:
  2001年7、8月份,一个朋友说,吴锡主开了一个湘宾公司,运作得很好,很来钱,但就是规模太小。现在他想要扩大规模,需要贷点款,问我有没有办法想。我当时和湘潭市高新区工商银行一位姓林的负责人熟悉,就答应想想办法。后来我带这位朋友到了高新区工商银行。那位负责人听了我们的介绍后说可以考虑,但前提是湘宾公司以前没有不良贷款记录。然而,他们的工作人员从电脑网络上查到,该公司曾经在农业银行有一笔90万元的不良贷款记录,据此,工商银行当即拒绝了湘宾公司的贷款申请。
  见没有从银行贷到款,吴锡主又另外设了一个圈套,他对我说,公司有几十台出租车,汽修业务量大,公司准备自己办一个湘宾汽车修理厂,希望我去找一个人来当厂长。当时,我妻弟张伏邱(化名)正好下岗在家,我便向吴锡主推荐了张伏邱。
  带张伏邱到湘宾公司见过吴锡主后,吴锡主当即表态,很好,人可靠。谈妥这件事后,吴锡主又对我说,想跟我们借点钱,借了钱之后才能签张伏邱的劳动聘用合同。吴锡主说,我们给你10%的利息。我从家里拿出3万元积蓄,再加上张伏邱自己的1万元,当年的6月20日,我们将4万元现金交给了吴锡主,并签订了劳动合同。
  交钱后,张伏邱拿着劳动合同,要求到汽修厂上班,但吴根本没有办厂的意思。刚开始总是找各种理由搪塞,到了后来,干脆就采取不予理睬的态度。我们要求他退钱,但从2001年开始直到现在,除了分三次陆续要回了5000元钱外,至今还有3.5万元没有着落……
  说到这里,贺暑元眼睛红了。他气愤地说:“去年,我妻子被查出得了癌症,急需钱治病,我打电话找吴锡主,但还是没有要到一分钱。”
  ◆假冒“市领导”批示骗钱
  从公开身份看,吴锡主、吴志刚父子分别是湘宾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他们从1997年起开始经营湘宾公司,旗下有数十台出租车的管理权(非所有权)。在湘潭出租车行业里小有名气。
  在湘潭,由于发放出租车牌照利润空间大,牵涉面广,湘潭市政府对发放出租车牌照十分慎重。除了有关部门要做出科学详细的计划外,主管市领导还要全面统筹,所有出租车牌照的发放都必须报经主管领导签字以后,再通过市场公开拍卖的形式发放到各出租车公司。
  长期“缺钱花”的吴锡主父子,在非法融资的同时,将目标盯上了出租车牌照这块肥肉。然而,出租车公司本身并不能向群众发放出租车牌照,吴氏父子虽然知道很来钱,但却苦于弄不到牌照而伤透脑筋。
  不过,没过多久,在湘潭街上素以“敢作敢为”著称的吴志刚想出“绝招”:不是要市领导批示吗,找个人以市领导的名义写个批示不就行了吗?反正又没有多少老百姓真正见过市领导的字。
  说干就干,吴志刚对父亲吴锡主说:“你以市领导的名义,在我们申报的文件上写个批示吧,就说批给湘宾公司多少牌照就可以了。”于是,吴锡主大笔一挥,一份带有市领导重要批示的“文件”,在2004年的某一个普通的日子里悄悄出笼了。
  ◆受骗者“开后门”求购车牌
  拿到父亲吴锡主的“批示”后,吴志刚等人开具过期支票,给前来购买出租车牌照的人看,让人们对他们深信不疑。
  由于事先放出了风声,称湘宾公司有出租车牌照购买,一时间前来购买牌照的人络绎不绝,很多人还通过各种关系,希望见吴氏父子一面,“开后门插队”。
  从2004年8月至2005年4月,许捷光、邓东悦(化名)等25名被害人,好不容易通过关系从吴志刚手中以7.3万元、7万元不等的价格购买到了“湘潭市出租车牌照”。事后查明,曾经以诈骗罪被判入狱10年的黄洁良,当时以湘宾公司业务经理的身份,经手卖出了一半以上的“牌照”,而另外的大部分牌照则由吴志刚以照顾朋友的名义,卖给了赵纪、周新明(化名)等人。
  一位受害者说:“公司的那个有‘市领导’批示的文件我看了,只是没有想到,他们连市领导的字也敢假冒,真是太张狂了!”
  湘潭市经侦支队提供的一份材料显示,从2004年8月开始到案发时止,先后有许捷光、周新明等25人到湘宾公司购买出租车牌照。购买牌照的资金最多为7.3万元,最少的也有5000元,大多数受害者在3万元到7万元之间。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就在事情即将败露的前两天,吴志刚还收到了6.8万元“牌照款”。冯觉说:“我们是2005年4月16日对吴志刚实施抓捕行动的,然而就在4月14日,吴志刚还收到了一笔6.8万元的购牌款,我们抓捕他以后,这6.8万元就只剩下2万余元了,两天之内被他挥霍掉4万多元。”
  ◆疯狂挥霍骗来的巨款
  冯觉在介绍“小龙彪”的生活习惯时说:“小龙彪特别会来事,给别人的印象总是非常大方。只要‘小龙彪’在那里消费,凡有一面之交的人,他都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将单买掉,因此,很多人都认为他够义气。”
  在事后的调查中,湘潭市公安局经侦队发现,湘宾公司的财务制度非常混乱。吴志刚从外面弄回的钱往往只在财务上放一下,很快就以各种名义取走了,甚至连简单的财务进出手续都不办。经侦队在调查中发现,该公司从2000年到2003年3年时间的一份资金进出统计表显示,吴志刚用于个人消费的金额就多达300余万元。该公司一名会计承认,吴志刚有时在外面打牌,还会打电话要她送钱去。吴志刚承认,他大部分时间在外面度过,大多数时间是和朋友们在一起吃饭聊天,一年中很少有时间回家(吴志刚现有一个智障儿子,由吴锡主照顾)。湘潭市经侦队的调查结果显示,仅2003年,吴志刚就在湘潭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开房200余次,用于个人消费,总金额高达5万余元。湘潭市经侦队有关领导在分析数百万巨款的去向时说:“湘宾公司非法融资和诈骗得来的230余万元资金,真正用于企业发展的只有非常少的一部分,绝大部分被吴志刚个人挥霍掉了,主要是吸食k粉、赌博、开房玩乐、养情人等。”据吴志刚供认,他一年赌博输掉的资金至少在50万元以上,吸食k粉的费用在10万元以上。有一笔70万元的资金去向不明,吴志刚谎称在郴州搞了投资,经侦队的干警前往郴州市调查,发现没有这回事。他最后承认也是用于赌博了。
  ◆三措施维护受害者利益
  从1998年到2005年案发时止,受到吴锡主父子欺骗的群众有55人,他们中既有下岗工人,也有退休工人。案发以后,他们中的很多人心情激愤,有的甚至准备采取过激行动,强行到湘宾公司截收管理费。湘潭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湘潭市城管局客运处、市交警支队出租车管理科等部门协同运作,直面现实,对受害人开展政策宣讲,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进行积极地抚慰。湘潭市政府在了解全部案情后,采取以人为本的疏导政策,在新的出租车牌照发放政策上,向本案受害人倾斜,把他们纳入到有资格竞买牌照的其他出租车公司,并明确指出在相关公司竞得的牌照指标中,应有一定的数量满足这部分群众。除这一项措施以外,湘潭经侦支队还积极配合其他司法部门,为所有受害者提供刑事附带民事起诉提供方便,在为受害者追回损失方面,湘潭经侦支队有关负责人明确表示,将会竭尽全力开展工作。
  目前,吴志刚被羁押在当地看守所,吴锡主因年老病重被取保候审。湘潭市岳塘区人民法院已于2005年12月上旬对该案进行了第一次审理。
  来源:法制周报 记者朱春先谢志斌



许仙凤 律师
LVFAW LAWYER
许仙凤律师 | 律师介绍 | 法律咨询 | 联系方式
咨询热线:18266745836   临沂刑事律师  网站管理
版权所有 2009-2015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ICP备13006383号 技术支持:法卫士
  • QQ咨询
  • 网上咨询
  • 18266745836